第六章美丽的诅咒(6/80)

(天鹰文学最后更新时间:2002-12-04,天鹰文学点击数:353)林·曲客多在吉萝芯·柯达的抢白下,也只有讪笑着默然接受。隔了一会,强生·柯达才说:“喂!快点吧!我们再三分四十秒就要进入亚空间跳跃,有话快说吧!”林·曲客多陪笑说:“是,是!喔!对了!我先传输给你们一种‘拟制’的密码,借由通讯发出,请等一下,小梅可以开始了吗?”强生·柯达说:“为什么需要这种东西呢?”因为传输的关系,荧幕上一片乱码。吉萝芯·柯达说:“这是保护我们船舰的重要资料,它可以以小扮大,以大扮小,并且减低在作亚空间跳跃飞行时的能量再变异,减少我们被发现的危险,它非常有用的。”强生·柯达一脸讶异地说:“小妹你终于肯开口说这么多话了,我这个作哥哥的很高兴。”林·客曲多的声音传来说:“我们要借助贵舰队的攻击能力,在英杰尔南方形成一股威胁的势力,以最大的战速穿过英杰尔星系的上空,直接而大胆地威胁本星系的防卫体系,逼使他们不敢派出全部的舰队作战,并且牵制他们的防卫系统。”强生·柯达说:“那为什么我们不用偷袭的策略呢?非得如此正大光明地攻击。”林·曲客多笑说:“强生·柯达司令你不要忘了!他们要对付的是一群海盗,而海盗的招牌战术是偷袭,但是我们如果反过来,那不就可以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,况且我们还有一些小玩意,可以迷惑敌人。”吉萝芯·柯达抢白:“你这是天方夜谭!把我们的生命当成赌博吗?这作战计划我不同意。”林·曲客多说:“反正我们的力量够小了,但是在发展群体武力的初期,胜利、并且是大胜利是必须的。我们既无法用正规战的方式来取得胜利的战果,那只有冒险一试了,况且安德烈·奥福的战斗力是维系我们生存的必须力量。因为,我们要送他回英杰尔王国,并且建立起我们的王国。”强生·柯达说:“为什么我们要涉入人家国内的争端呢?这种人下场都很惨的,况且我们的力量也不够?”林·曲客多说:“或许是同情吧!可靠的友邦才是维持我们生存发展的保证,好了!时间差不多了!小姐请您再考量一下,前面是个陷阱,若是你不跳的话,你永远不知道设陷阱的是谁?谢谢!”通讯切断后,强生·柯达问吉萝芯·柯达:“小妹你的意思呢?”吉萝芯·柯达冷冷地声音传来说:“你都已经决定了,还问我干什么?”强生·柯达无奈地细声说:“五年不说话,一开口好像我才是仇人似的,唉!”航管员传出亚空间飞行的警告,航行的时间是半小时新闻资讯,目标是全部距离的一半。这空间如果用超光速飞行需要三天的时间。※※※另一方面新闻资讯,安德烈·奥福的舰队从另外的空间跳出后新闻资讯,减缓战舰的速度,并且在距离英杰尔星一百二十光秒的地方停泊,因为再前进就会进入防卫系统的攻击范围,而且他们须要作能量的补充。安德烈·泰格说:“后方发现有一群二千多艘的舰队以超光速飞行,接近我们。”安德烈·奥福笑说:“喔!超光速!他们还要一天才追得上我们,但是他们为什么跟在我们的后面,却又大摇大摆的让敌人和我们知道呢?”安德烈·泰格摇头说:“我也想不出什么头绪,不过……”这时通讯员传来讯息:“有自称武神号的通讯波传来一串讯号,是电脑无法解开的,我们的电脑受到干扰。”仪器管制员报告:“我们的管制电脑当机,所有的仪器全部失效。”雷达管控员也惊呼:“我们的——的伪装失效,敌人发现我们,战舰正朝我们的方向驶来,大约有三四千艘。”安德烈·奥福大骂:“还不赶紧想法子解决问题!”然而动力部的技术师却传来更不幸的消息:“所有的动力系统因不明的短路瘫痪,我们目前完全无法运动。”安德烈·泰格皱起眉头说:“舰长!情况似乎不妙。”同时间,几乎所有的舰艇都发生一样的问题,安德烈·奥福紧张地无法言语。因为不用多久,敌人的战舰就可以到达自己的位置,那时想逃都逃不了。安德烈·奥福沉吟许久,下令:“检查救生艇,看还能不能用!能……走的……尽量走吧!”说这句话的同时,他颓然地坐下来,喃喃自语:“我们完了,我们完了。”舰艇维修部也传来不幸的消息说:“所有的战艇和救生艇都一样,无法动作。”安德烈·奥福叹了一口气,不发一语,安德烈·泰格紧紧地皱眉头思索,到底问题出在什么地方?只是他们不知道,敌人的舰队也是一般地混乱。※※※此时,英杰尔部队由王弟席拉科·尤靼率领着麾下的飞龙舰队担任诱捕的工作。飞龙舰队的主力有七千艘长程战舰,一千余艘战补舰,其中火力最大的要算是帅舰“飞龙号”和另外一艘新造的主力战舰“剑龙号”。最特别的是,剑龙号由一个女舰长率领着飞龙分舰队,共有二千艘的各式战舰,她也是飞龙舰队的副司令,官拜中将龙护军的“芝玫·尤靼”,是国王的独生女儿, 湖北快3开奖网站英杰尔王国的法定继承人。担任前锋的是“风虎舰队”, 湖北快3开奖结果查询舰队长是中将虎护军, 贵州快3走势图被称为风虎的尼古斯·拉吉。他四十多岁的年纪, 贵州快3开奖网身材高大的像是巨人般,他也是国王的爱将之一,立国的首义者,带领着二千多艘战舰,在正面形成主力的诱敌部队。另外还有埋伏在黑暗星带的“夜狼舰队”,全都是小型的机甲舰,司令是少将狼护军的“滋徒·凯·韦门”,他的特征是有着阴蛰的眼神和阴沉的外表,尤其尖嘴瘦脸像极了凶悍的野狼,但他的攻击力却是最强的。前王国的名将“业里·山口契夫”,就是在他的狼吞战术下落败身死,但是他的外表连篡位的国王都讨厌,因此还是让他领着他的狼军,只象征性地调整一下官阶。而当席拉科·尤靼的雷达侦测出安德烈·奥福的部队后,飞龙舰上就弥漫着一股奇怪的气氛——“安德烈侯爵要回来了!”。虽然已经过了近十几年,下阶层的兵士仍然知道安德烈·奥福的名字。逐渐地,从低层的士兵到军士官,最后连中级的军官都听到类似流言。政务官尤歌契里建议要找出这谣言的传播者,否则对军队士气有极大的影响,并且可能影响到舰队的安全。席拉科·尤靼却不耐烦地说:“不要为快死的人伤脑筋,激励好士兵求战的士气要紧!”美丽的王储芝玫·尤靼则认为:“与其在这里等待,不如以全军进击的姿态迅速准确地捕捉到海盗的位置,然后一股作气地消灭他们,省却了心腹之患。”与会的参谋脸上不说什么,私底下心里却说:“纸上谈兵。”聪明的芝玫·尤靼何其的敏锐,随即知道他们脸上木无表情的意思,。她也不说什么,但是心底却打定主意说:“我一定让你们这些老家伙目瞪口呆。哼!一群胆小的家伙。”会议进行着,战情官传来一道讯息说:“敌人的舰队由东方进入本星系,用的是惯性动力,没有避敌系统,兵力在七百到八百艘之间的杂牌舰队,意图不明。”而当军情送到席拉科·尤靼的手上时,他自己都有点迷糊地说:“海盗的主力应该是在二千艘和三千艘之间的星航战舰,如果现在发现的是敌人,那么他们的用意何在呢!”众人七嘴八舌地讨论着,时间一分一秒的经过。骄傲又美丽的芝玫·尤靼不耐烦地起身说:“各位,新闻资讯我累了!你们讨论好再告诉我吧!”说罢带着一位女军官离去。众人的眼光落在那军官身上,她是那么的美丽,而且她几乎和所有人都有一腿,上到司令席拉科·尤靼,下到刚进入军中的小少尉,可以说几乎来者不拒。但是她的原则是“不二夜”,就是不和同一个男人上第二次床,而也就是如此,才更具吸引力,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。她有个美丽的名字:“美莫拉·千代”,红发之下覆盖着超强的记忆力。芝玫·尤靼笑说:“我们走吧!有没有新的消息!”美莫拉·千代说:“有!另外有近二千艘的战舰追着前面的舰队,从东北东的角度进入我国。芝玫·尤靼笑说:“那些老家伙想骗我。哈!他们真是一群笨蛋,以为这样就骗得了我吗?”美莫拉·千代边走边报告:“副司令!还有一个奇怪的消息,你想不想听。”芝玫·尤靼“喔”的一声:“说来听听也无妨!”美莫拉·千代说:“安德烈侯爵并没有死。”芝玫·尤靼皱眉:“美莫拉不要胡说八道。他……他怎么可能没有死呢?”语气中的关切倒是令美莫拉·千代觉得有点奇怪。美莫拉·千代续说:“当年他击毙征讨的葛雷大公,国王亲率大军围剿时又逃脱,据可靠的消息指出,海盗头子之一的魔虎很像安德烈侯爵。”芝玫·尤靼说:“你什么时候知道的。”美莫拉·千代低声说:“我刚刚才收到讯息,是参谋本部泄露出来的。”二女前后来到空港,登上小艇,出发往自己的帅舰而去。※※※此时席拉科·尤靼才拿到第二份情报:敌军一千五百到二千艘战舰在七百光秒的航道上,打开所有隐避装置,极速前进中。席拉科·尤靼笑说:“总算给我们逮到了主力,全舰队出发,通知所有人进行‘灭绝计划’。”十几名分舰队的司令马上齐声呼喊:“英杰尔王国万岁!尤靼一世万岁!”喊了二声后,众人才散去。席拉科·尤靼自荧幕上望着点点的星芒喃喃自语:“那小妮子会不会自作主张出击?嗯!最好如此,我得作布置,哈哈……”接着席拉科·万靼传来手下心腹,说:“发出‘弃储’的命令,所有的舰队回到原来的区域,小心不要让人逮到把柄,通知夜狼,要升官的话手脚要利落点,完成了事情有他的好处。”手下恭身下去。风虎中将尼古斯·拉吉的影像这时出现在荧光幕上,说:“将军真是谋深略远啊!看来王位一定是垂手可得了。”二人大笑着,声音震动着桌子上的开水。※※※“夜狼”滋徒·凯·韦门接获命令后,悄悄地领着亲卫队离开原本埋伏的黑暗星带,留下三千多艘的机甲舰,绕过杰福特行星带,隐藏在飞龙舰队的右翼后方。果然,席拉科·尤靼没有猜错,芝玫·尤靼领着辖下的舰队出发,脱离了本队的航向。席拉科·尤靼假意阻止地说:“芝玫回来,我们要出发了!”芝玫·尤靼却下令:“关闭通信回路,我们自己打自己的,我不信抓不到几个小海盗。”参谋长野山高辉上校建议说:“舰队和我们有着同一目标,为什么我们不一起行动呢?”芝玫·尤靼笑说:“谁跟他们一起行动?我要证明我比他们优秀。”野山高辉说:“席拉科司令身经百战,我们应该在他身边比较安全。”美莫拉·千代插嘴说:“参谋长所言极是,因为一个怀有异心的人在他的身边的确会是最安全的,但是像野山高辉上校这种老实人可就很危险了。哈……”野山高辉是全舰上惟一没有跟美莫拉·千代有过亲密关系二位军官之一。剑龙号里有四十多名大大小小的男、女性军官,只有他和另外一名神秘军官是舰桥内的奇迹。而芝玫·尤靼虽然作风极为开放,但仅是思想的开放。她曾说:“对‘性’这东西她不感兴趣,但她也不会禁止底下的人玩乐,只是不可因而误了正事。”而参谋长野山高辉却认为军队和其它地方不同,绝不能纵容部属胡闹。也是如此,所以在执勤时大家倒也不敢乱来。但是身为副司令的美莫拉·千代却不以为然,于是她决定先色诱这满脸正经的参谋长,可是几次下来后她终于服了野山高辉的铁石心,宣布色诱失败,但也誓言决不放弃。野山高辉这时皱眉说:“这也有道理。最近军队中有流言……”芝玫·尤靼点头说:“我也知道,但又能怎么样呢?毕竟只是流言。”野山高辉摇头说:“国王他们之间的恩怨,我们不便管,但是时间经过那么久了,那人在下层阶级的心目中仍有极大的分量,这不可不防,说不定……”芝玫·尤靼叹说:“听说他是我父亲的好友,但是我父亲却亲手绞杀了他的父亲,这……”野山高辉叹说:“这其中的恩怨我们不便置评,但是……”说着不自觉地低头沉思。芝玫·尤靼又笑说:“我父王曾经对我说,要不是他放过父王一马,父王也不会生存下来,但是仇恨仍然不会被抹杀掉,上一辈的痛苦却建筑在下一辈的身上,父王他自己都很难过,他甚至希望我结束这仇恨,看来……”美莫拉·千代眼睛闪过异彩说:“或许有办法也不一定……”忽然,传来雷达管制官的讯息:“本队进行亚空间跳跃,目标不明。方向和我们相反。”芝玫·尤靼接口说:“我们也……”飞弹防制官却也传来讯息:“我们被飞弹锁住了,建议马上开启防护罩,不知是哪里来的飞弹?”芝玫·尤靼吆喝道:“辨认飞弹来源和方向,全战速向东北东前进,躲避飞弹攻击。”同时间所有的军官一起动作。环手胸前的野山高辉说:“是夜狼舰队上的机甲爆破弹,快将自动防御系统关闭,用人力操作。”美莫拉·千代好奇地说:“参谋长为何要用人力操作呢?”野山高辉摇头平静地说:“想不到夜狼也叛变,副司令,我们赶紧脱离战场吧!”芝玫·尤靼显得慌张,点头说:“嗯!美莫拉下令吧!”美莫拉·千代下了数道命令后,防卫官发出警告:“第一波飞弹来袭,所有人就防护位置。”野山高辉接着说:“因为那都是旧式手控飞弹,在我们的自动防卫系统中,它们会被辨识为无害的己方飞弹,所以不会受到截阻。”飞弹瞬间已在舰艇四周爆炸,发出一阵又一阵的强光,剑龙号因为在舰队的最内侧,所受的影响最小。但是四周战舰的爆炸震波却在太空中传动,震撼着所有人的身心,由于反应不及,刹那间剑龙支队损失惨重。舰队管制官急说:“地字队全灭,天字队损失一半,我们的右翼已经无法守住了。”雷达管制官也报告:“右翼发现自己的舰艇。是……是机甲舰,数量有……有……三千多艘。天!他们向我们开火,这到底……”芝玫·尤靼的脸上血色褪尽,原本已经苍白的脸孔更为苍白,毫无反应地坐倒在指挥椅。野山高辉沉稳地说:“用亚空间跳跃离开,所有母舰放出‘龙王’机艇,挡住飞弹,只要有三分钟的时间我们就能脱离险地!”美莫拉·千代看着脸色发白的芝玫·尤靼,请示道:“副司令,采不采用参谋长的意见!”芝玫·尤靼发着呆,看着自己以为无敌的舰队正在逐渐地崩溃,双眼无神的看着太空中的闪光,口中喃喃自语:“为什么?为什么?”突然间,一位削瘦的军官踏向前说:“左舵十七度,中央舰队偏转,左翼舰队向右递补,全能量接受激光炮冲击。防护官。给我能量罩的指数。”“能源七,在三秒后满格。”“激光束接近,十——九——八……”“三——二——一!”“接受冲击。”“龙王艇已经出动。”弹出的机艇被强大的能量光束瞬间蒸发,这时左翼舰队恰巧移动到剑龙号的右翼,承受了大部分的攻势。舰艇一艘艘地爆炸碎裂。火光亮得让眼睛睁不开来。

,,河南快3
posted @ 20-06-04 04:49 作者:admin  阅读:

Powered by 云南快乐十分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